<cite id="t1nxb"><video id="t1nxb"></video></cite>
<cite id="t1nxb"><span id="t1nxb"><menuitem id="t1nxb"></menuitem></span></cite>
<cite id="t1nxb"></cite>
<ins id="t1nxb"></ins>
<cite id="t1nxb"></cite><cite id="t1nxb"><span id="t1nxb"><menuitem id="t1nxb"></menuitem></span></cite>
<var id="t1nxb"></var>
<cite id="t1nxb"><span id="t1nxb"></span></cite>
<var id="t1nxb"></var>
<cite id="t1nxb"><span id="t1nxb"><var id="t1nxb"></var></span></cite>
<menuitem id="t1nxb"></menuitem>
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为了长生,他们朝身体里注射年轻人的血液……

2019-02-22 11:51:07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远读重洋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原标题:深度:有生之年,长生不老 | 远读重洋

  文/苏抖抖、杨焱

  来源: 远读重洋(ID:readabroad)

  “我不是吸血鬼!” 

  2018年11月,硅谷投资人?#35828;謾?#33922;尔(Peter Thiel)在《纽约时报》的年度论坛上说了这么一句话。 

  过去几年,坊间一直流传一个八卦:为了实现长生不老,?#35828;謾?#33922;尔开始往自己身体里注射年轻人的血液。

  甚至有媒体写道:“?#35828;謾?#33922;尔每个季度都会花费40000美元,从一名18岁的年轻人那里获得新鲜血液。” 

  由此,?#35828;謾?#33922;尔被冠以“吸血鬼”的名号。 

  这并不是蒂尔第一次对死神发起挑战。 

  作为畅销书《从0到1》的作者、硅谷最具代表性的投资人之一,?#35828;謾?#33922;尔热衷于尝试各种延长寿命的方法。 

△ ?#35828;謾?#33922;尔△ ?#35828;謾?#33922;尔

  早在2006年,蒂尔就开始投资延长人类寿命的研究。

  ?#28909;紓?#20182;投资了成立于2009年的Unity公司——这家公司宣称要在不久的将来,消灭1/3与衰老相关的人类疾病。 

  2017年初,蒂尔为一家专门研究人类抗衰老技术的基金会,提供了700多万美元的?#24335;?#25903;持。 

  蒂尔还公开承认,自己正在服用生长激素药物,这是他“活到120岁”计划里的一部分。 

  往身体里注入年轻人的血液,只是蒂尔的最新尝试之一。 

  提供换血服务的,是一家名叫安布罗希亚(Ambrosia)的硅谷创业公司。 

  在希腊神话里,“安布罗希亚”的意思是“神仙的食物?#20445;?#21619;道类似于蜂蜜,是希腊诸神长生不老的源泉。 

  在现实世界里,这家公司用了一种颇有争议的方式,为人类探求长生不老的秘密。

  2016年,安布罗希亚公司为了测试年轻健康的血液,到底能不能带来抗衰老的效果,开始小范围地进行人体换血实验。 

  这项实验招募了600名年纪大于35岁的“志愿者?#20445;?#20182;们会在2天内输入约1.5升的血液,而这些血液来自于25岁以下的健康年轻人。 

  ?#27604;唬?#36825;些年轻血液并不是白给的,每位中老年“志愿者”必须缴纳8000美金,才能得到这项服务。据说,蒂尔就是“志愿者”的其中一员。 

△ 美剧《硅?#21462;稴4E5△ 美剧《硅?#21462;稴4E5

  换血桥段,影射讽刺?#35828;謾?#33922;尔

  不过,对于媒体“吸血鬼”的指责,蒂尔断然否认。 

  但对于死亡的态度,蒂尔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过: 

  “面对死亡,你通常有三种办法:要么接受,要么否定,要么与之抗争。社会上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接受,或者否定,但我选择跟它抗争到底。” 

  霍金曾经说过:“生命不息,希望不止。?#20445;╓hilethere’slife,thereishope.)

  放在?#35828;謾?#33922;尔身上,就应该改成:

  “希望不绝,生命不竭。?#20445;╓hilethere'shope,thereislife.)

  01.

  说起人类抗争死亡的历史,那简直可以写出一部惊天动地的宏伟史诗。 

  早在4000多年前,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37117;?#23572;伽美什史诗》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半人半神的英雄吉尔伽美什,因为亲人去世,对死亡产生了极大的?#24535;濉?nbsp;

  为了探求永生的秘密,吉尔伽美什翻山越岭,不顾半蝎人和女酒神的阻拦,执意要穿过死亡之海。

  后来,他划断了120根船桨,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祖?#21462;?#20044;特那普什提姆:一个被众神赐予了永生的人。

  从这位永生的长者那里,吉尔伽美什得知:死亡之海的海底,长着一株永生之草,吃了它就能长生不老。 

  于是,吉尔伽美什毫不犹豫地跳进死亡之海,费尽力气,终于得到了永生之草。 

  但造化弄人,好不容易得到的永生之草,却被一条蛇给偷吃了。 

  吉尔伽美什万分沮丧,但也终于明白:人是不可能永生的。 

  这个结论是那么的显而易见,可人类就是不愿意认命。 

  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统一华夏,自称“始?#23454;邸薄?/p>

  晚年的秦始?#39135;?#36855;于研究长生不老之术,大?#21015;?#24314;天宫道馆,还自称“真人”。 

  后来,他听说海上?#20449;?#33713;、方丈、瀛洲三?#28023;?#26159;神仙居住的地方,有“不死之药?#20445;?#26381;后便可长生不老。 

  于是,他派出方士徐福,率领三千童男童女,出海寻找天外蓬莱岛的不死神药。 

  但这一去,徐福一行人便再也没了消息,据说他们被大浪卷入了海底,葬身鱼腹;也有人说,他们东渡到了日本岛定居。 

  到了公元7世纪,曾经嘲笑过秦始?#39135;?#36855;长生不老的唐太宗,也在晚年开始服用“仙丹妙药?#20445;?#20462;炼延年益寿之术。 

  但天不遂人愿,服用了“不死之药”的唐太宗,反而死得更快;随着病情不断恶化,唐太宗最终不治身亡。 

  公元18世纪,清朝的雍正?#23454;?#29469;死于圆明园,没有人知?#28010;?#22240;。

  ?#26728;?#22810;年后,清朝的?#22987;业?#26696;公?#21152;?#19990;,历?#36153;?#23478;发现雍正在圆明园炼丹的大量细节。

  人们开始相信,雍正很可能死于丹药中?#23613;?/p>

  历史上,司马丕、唐宪宗、?#39047;?#23447;、唐宣宗、明世宗、明光宗等数十?#25442;实郟?#37117;在追求长生不老的路上,死得更快,死得更早。 

  02.

  与此同时,西方世界也没有闲着。 

  文艺复兴时期,西班牙探险?#28082;病?#24222;塞·德莱?#28023;?#26366;经发起过对“不老泉?#20445;‵ountainofYouth)的探寻。 

  后来,这一桥段还用到了著名的影视作品当中,

  《加勒比海盗4?#26041;?#36848;的就是一场寻找“不老泉”的冒险旅程。

  相传在17世纪,匈牙利的巴托里伯爵夫人,会抓来少女囚禁在地下室。

  她和四个施行?#36164;?#30340;仆人,会用小刀和针给少女放血,然后用这些鲜血来沐浴,或者干脆喝掉,来追求长生不老。 

  19世纪,西方开始流?#23567;?#29983;命之药”——由水、草药和大量酒精混合而成,据说可以延长寿命,许多酒吧和药剂师都会贩卖这种东西。 

  到了20世纪,人类文明大踏步进入了科学时代,“延年益寿”?#37096;?#22987;?#26377;?#23398;慢慢变成科学。 

  1935年,科学家?#27515;?#22827;·麦克凯开始在老鼠身上做实验:

  他长期给老鼠喂低热量的食物,限?#35780;鲜?#30340;卡路里摄取量。

  结果发现,老鼠的寿命从3年延长到4年,晚年?#30142;?#30340;可能性也变得更低。 

  于是,“限制卡路里”成了人类延长寿命的重要方法。 

  到了1945年,美国老年医学协会(TheGerontologicalSocietyofAmerica)正式成立。 

  协会的科学家们在研究老龄化的过程中,发现胰岛素在缓解衰老方面有多种功效

  这意味着,“限制卡路里”不再是延缓衰老的唯一选择。 

  1990年,科学?#19994;?#23612;尔·鲁德曼发现,如果人体内生长激素变少,人的去脂体重?#19981;?#36319;着?#26723;停?#36825;意味着人的身体状况在变差。

  于是,鲁德曼开始对症下药:

  他的研究团队给年长的成年男性,注射了合成生长激素。

  结果,激素帮助他们?#25351;?#20102;自身分解脂肪细胞、生长新的骨骼?#22270;?#32905;细胞的能力。 

  这说明,补充生长激素可以作为一种全新的抗衰老疗法。 

  同年,人类基因组计划(HumanGenomeProject)正式启动,这项声势浩大的工程,把科学家的研究高度上升到了基因层面。

  因为生命科学和医疗技术的突飞猛进,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人类的平均寿命已经延长了约30年。

  在畅销书《百岁人生》里,作者写道:

  在本世?#32479;?#20986;生的人,有一半的几率能活到100岁以上。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群人不满足——

  在他们看来,100年太短,只争朝夕;

  与其坐等别人的成果,不如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这群人来自硅?#21462;?/p>

  03.

  2004年,硅谷企业家戴夫·阿斯普雷(DaveAsprey)去了一?#23435;?#34255;学习冥想。

  由于不习惯高海?#20301;肪常?#20182;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热情的藏民给他送去了酥油茶。 

  酥油茶是藏族特产,用酥油、浓茶和食?#20255;局?#32780;成。 

  有一种说法是:初?#20154;?#27833;茶,第一口异味难耐,第二口淳香流芳,第三口永世不忘。 

  阿斯普雷喝完酥油茶,立马感觉神清气爽。他认定,酥油茶里有某种“神奇的力量”。 

  回到美国后,阿斯普雷花了几年时间潜心研究,把酥油茶的制作方法用到调制咖啡上,发明了“防弹咖?#21462;保˙ulletproofCoffee)。

  这种咖啡最大的特点就是高热量,因为里面添加了好几种“好东西?#20445;?#26080;?#25991;?#33609;饲育奶油、中链三酸?#35270;王ァ?#26928;子油什么的。

  刚做好的防弹咖啡,面上有一层绵密的奶泡,看上去跟普通的拿铁没什么区别。 

  2009年,阿斯普雷开始在网上销售防弹咖啡,还公布了配方和做法。 

  他宣称,防弹咖啡不但帮他减轻了体重,?#35895;?#20182;的智商提高了20分。 

  防弹咖啡迅速走红,不少娱?#32622;?#26143;和商界大佬都成了阿斯普雷的铁杆粉丝。 

  2014年,生意越做越大的阿斯普雷,成立了防弹营养公司,还主持了一个名?#23567;?#38450;弹主管”的播客电台,电台当年的播放量?#32479;?#36807;了1000万次。

  后来,他撰写了一本?#23567;?#38450;弹饮食》(TheBulletproofDiet)的书,公开宣传?#26696;?#33026;?#23613;?#20013;等蛋?#23383;?#21644;低碳水化合物”的饮食方法,这本书也成了《纽约时报》的畅销书。

  但?#20882;?#26031;普雷没想到的是,他的防弹理念受到了大量批评: 

  Vox新闻网的撰稿人茱莉亚·贝鲁兹,把他的书称为“劣?#23460;?#39135;风潮的讽刺漫画”。 

  哈佛大学医学院营养学系主任沃特·维勒特博士说:

  “防弹咖啡会让人体摄取过多脂肪,这会增加有害的胆固?#24049;?#37327;。” 

  营养学家林恩·韦弗说:“防弹饮食的科学依据,都是医学和营养专业人士通常不会采纳的。” 

  英国饮食营养学会甚至把防弹饮食,列为不健康的饮食方式。 

  不过,这些并不妨碍防弹咖啡的流?#23567;?#30001;于冲泡咖啡本身就很方便,防弹咖啡开始逐渐走出美国,迈向世界。

  04.

  类似防弹咖啡这种,通过饮食调节、人体植入、化学药物摄取,来强化人体生理机能的方法,统称为“生物黑客技术?#20445;˙iohacking)。 

  大量的影视游戏作品都涉及生物黑客题材,?#28909;?#28459;威系列里的美国队长和绿巨人,都是被生物黑客技术改造之后的产物。

  如果说,阿斯普雷的“防弹咖?#21462;?#23646;于毁誉参半,有的人则是一条路走到黑。 

  2018年2月,生物黑客大会(BDYHAX)迎来了一位重量?#37117;?#23486;:艾森顿斯生物医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艾?#20303;?#29305;雷维克(AaronTraywick)。

  特雷维克出生于1989年,是生物黑客界的网红。 

  他的公司在研究治疗艾滋病和疱疹病毒的廉价基因疗法,

  而接受研究实验的“小?#36164;蟆本?#28982;是他自己。 

  2017年10月,特雷维克就给自己注射过未经检测的艾滋病药剂。

  在这次生物黑客大会上,他打算玩一票更大的。 

  会议进行到一半,特雷维克的同事?#32479;?#20102;一支细细的针筒,里面?#30333;?#20182;们自行研发的疱疹治疗基因药剂。

  他们宣布,特雷维克要在现场注射这支药剂。

  这支所谓的药剂,既没有经过任何临床测试,也没有通过美国?#31216;?#33647;品监?#28966;?#29702;局(FDA)的审批。 

  在众目睽睽之下,特雷维克脱下了西裤,架起他的左?#21462;?nbsp;

  这时,台下有人问了一句:“为什么你们决定在人体上做实验呢?” 

  特雷维克没有理会,而是在低头寻?#28082;鲜?#30340;注射位置。

  接着,他从容地把针头扎进了大腿,为了方便展示,镜头?#22266;?#22320;给针筒切了一个特写。 

  针筒里只有20毫克药剂,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特雷维克的双?#33267;?#30528;换了几次动作。

  台下观众也慢慢安静了下来,所有目光?#25216;?#20013;在他手里的针筒上。 

  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30秒,事后他对着针头看了很久,露出一副连自己?#23395;?#24471;不可?#23478;?#30340;表情。 

  这时候,观众才缓过神来,给特雷维克送上了热烈的掌声。而他,光着两条大毛腿,满脸得意地微笑着。

  两个月后,特雷维?#22235;?#27515;于华盛顿特区的一家水疗?#34892;摹?/p>

  被发现的时候,他的尸体旁还漂浮着许多?#31185;抗?#32592;。 

  法医通过尸检发现,他的体内含?#26032;?#33018;酮药物,

  这种药物会造成神经中毒反应,人的意识和感觉会出现暂时性分离,这是他溺亡的主要原因。 

  虽然调查结果如此,但很多人都认为:

  特雷维克的死,和那次公开注射疱疹药剂脱不了关系。

  05.

  2017年9月,一篇标题很长的文章在网络上走红,迅速吸引了几十万的点击量。 

  它的标题是《我今年32岁,在生物黑客技术上花了超过20万美元。我变得更冷?#30149;?#26356;瘦、更外向、更健康,也更幸福》。 

  文章的作者是硅谷企业家塞吉·法盖特(SergeFaguet)。

  他曾?#25237;?#20110;?#22266;?#31119;商学?#28023;?#20013;途辍学创业。

  现在,他有两个主要身份:一个是镜像人工智能公司(MirrorAI)的创始人,另一个是极端生物黑客。 

  据文章介绍,法盖特每天都会吃下营养补充剂、抗抑郁药,锂盐等?#24067;?0颗药片;

  他还会注射合成生长激素,这种激素会促进肌肉生长。 

  除此之外,他服用的药剂还有很多——用来?#32435;?#24773;绪的,延缓衰老的,?#26723;偷?#22266;醇水平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法盖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药罐子

  他坦言,这么做是为了?#26723;?#33258;己未来几十年心脏病发作的概率。 

  不过,这并不是最疯狂的。在法盖特的药品清单里,还有各类违禁药物

  他甚?#20102;担?#33258;己的智力在一次大剂量使用违禁药物之后,得到了永久性提升。 

  法盖特的目标是:先实现长生不老,然后与机器人合体,最后成为“超人”。 

  06.

  在畅销书?#27573;?#26469;简史》里,以色列历?#36153;?#23478;尤瓦尔·赫拉利写道:

  “新技术?#24444;?#26087;神,创造新神。?#20445;∟ewtechnologieskilloldgodsandgivebirthtonewgods) 

  2011年,俄罗斯媒体大亨德米特里·?#38142;?#31185;(DmitryItskov)发起了“2045计划?#20445;?/p>

  他耗费巨资雇佣了大量科学家,试图研究、打造真实版的“永生人”。

  这个创造“新神”的计划分成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研发一个由人类大脑控制的机器人; 

  第二阶段:人去世之后,将大脑移植?#20132;?#22120;人身上,从而?#26377;?#20182;的生命; 

  第三阶段:将人类大脑里的内容上传到一个人造大脑里; 

  第四阶段:打造一个全息影像版的“虚拟人?#20445;?#23427;具有人类的思维、意识和感情,理论上它将实现永生。 

  这种通过新技术造神的方法叫做“超人类主义?#20445;═ranshumanism)。 

  在大洋彼岸,“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ElonMusk)也同样摩拳擦掌、跃?#23621;?#35797;。

  继电动汽车、太空火箭、超级高铁之后,2016年7月,马斯克悄然在旧金山成立了神经技术公司Neuralink。

  自成立起,Neuralink?#22270;?#20026;?#20599;鰨?#33021;查到的公开资?#20185;?#24471;可怜。

  甚至,《华尔街日报》对Neuralink的密切关注和报道,令马斯克大发?#20570;?#20844;开在推特上怒怼记者。 

  Neuralink究竟在做一件怎样的事情,非得如此神秘?#20599;?#21602;? 

  简单来说就是:Neuralink正试图把人脑与计算机融?#26174;?#19968;起。 

  如此一来,就算肉身死亡,你也可以把意识上传到另一个新的载体,实现永生。 

  类似的桥段,在科幻影视作品里屡见不鲜。

  ?#28909;紓?#30005;影《超能查派》的最后,在男主角的肉身快要消亡之际,通过把大脑意识上传,最终在一台机器人身?#31995;?#21040;了永生。

但在现实世界里,人类还要?#21364;?#22810;久,才能真正实现永生呢?但在现实世界里,人类还要?#21364;?#22810;久,才能真正实现永生呢?

  07.

  未来学?#20057;炼鰲?#30382;尔森博士(Ian Pearson)的回答是:“只要能活到2050年,你将有很大几率实现永生。

  根据皮尔森的预测,人类长生不老的时间表大概是: 

  2045年:实现人类大脑与机器的连接; 

  2050年:富人可以花钱把大脑意识上传?#20132;?#22120;人的身体; 

  2060年:技术普及到中产阶级; 

  2070年:落后国家的低收入人?#28023;?#20063;能把大脑意识上传?#20132;?#22120;人身体; 

  2080年:全人类实现永生。 

  也就是说,只要坚持到2050年,即便肉身消亡,你也能以另外一?#22336;?#24335;,活在这个世界上。 

  但问题又来了,这样活着,我们还算人类吗?永生对于人类,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在小说《永生?#20998;校?#38463;根廷作家博尔赫斯写道:

  “永生是无足轻重的;除了人类之外,一切生物都能永生。

  因为它们不知?#28010;?#20129;是什么。

  死亡能让人们变得聪明而忧伤,他们为自己朝露般的状况感到震惊。

  他们的每一个举动都可能是最后一次;

  每一张脸庞都会像梦中所见那样模糊消失。”

  08.

  2017年,比尔·盖茨在自己的博客上推荐了一本书,书名叫做《当呼吸化为空气》。

  作者是一名神经外科医生,名字叫保罗·卡拉尼什(PaulKalanithi)。

  卡拉尼什的求学之路很顺利:从?#22266;?#31119;毕业之后,到剑桥大学深造,最后从耶鲁大学医学院毕业。

  他被人们誉为天才医生,曾经获得美国神经外科医生协会最高奖。

  不出意外,他即将获得?#22266;?#31119;大学外科教授的职位,并拥有自己的研究室。

  ?#27426;?#23601;在一切向着最光明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剧情却急转直下,一张诊断书来了:?#20255;?#26202;期。

  要知道,全世界10万人里,只有1个人会在36岁之前患上?#20255;?#32780;卡拉尼什就是其中之一。

  病床上,卡拉尼什和妻子?#27573;?#30456;拥流泪,他想象的未来,轰然间?#28010;?/p>

  他和其他的病人一样,一再追问:?#25300;一?#33021;活多久?”

  他的主?#25105;?#24072;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我不知道,你需要自己去?#19994;交?#30528;的价值。”

  医生的话,?#27599;?#25289;尼什陷入了思?#32908;?/p>

  也许,为剩下的时间做一个正确的选择,比单纯地?#26377;?#29983;命重要得多

  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一个很不一般的决定:和妻子共同孕育一个新的生命

  可是,和襁褓中的孩子告别,岂不是会让死亡更加?#32431;啵?/p>

  妻子也有同样的疑问,但卡拉尼什的回答,却出乎意料。

  他说:“如果真的会更加?#32431;啵?#37027;不是更好吗?

  在卡拉尼?#37096;?#26469;,生活绝不是一味地逃避苦难,生命的意义包括接受所有的苦?#36873;?/p>

  就这样,被诊断出?#21152;蟹伟?#21518;的一年,卡拉尼什的女儿降生了。

  他要求妻子一定要再婚,要女儿记得她曾让自己在最后的时光里过得非常幸福。

  同时,卡拉尼?#19981;?#20570;出了另外一个不同寻常的决定:重返岗位,回归手术室。

  为了重返岗位,卡拉尼什在主?#25105;?#24072;的帮助下,减少了化疗的剂量。

  可是,陪伴家人难道不是更好的选择吗?

  卡拉尼什说:

  ?#25300;一?#25226;死神看作一个威风凛凛、不时造访的贵客,但我心里要清楚,在死亡之前,我仍然活着。”

  他会和大?#19994;?#20355;自己的病,?#23547;?#30151;称作“最好的礼物”

  因为,对于一个在探究死亡和生命意义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亲身体验死亡,更加?#20197;?#30340;呢?

  卡拉尼什在书里写道:

  “每天清晨5点半,当?#31181;?#21709;起的时候,?#19968;叫?#33258;己将死的身躯。

  ?#19994;?#24515;自己难以走下去,可下一分钟,当?#19968;?#19978;白大褂,走向手术室,我的浑身又充满了力量。

  我知道,我仍将继续前?#23567;!?/p>

  生命的最后,卡拉尼什拒绝了呼吸机,拒绝了冰冷的面罩,最后一次抱起自己可爱的女儿。

  他?#20204;?#26580;而坚定的声音告诉大家:“我?#24613;?#22909;了。”

  在妻子轻轻哼唱的摇篮曲中,卡拉尼什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呼了出来——这是他的最后一次呼吸。

  09.

  卡拉尼什去世之后,他的妻子在一次TED演讲上说:

  “同为医生,我们都知道,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

  所以,当我丈夫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并不是说自己的癌症能够痊愈。

  相反,我们学会了接受这段旅程中的喜悦和悲伤,去发现生命的美和意义。

  因为我们都会出生,也都会死去。”

  妻子说自己已经想好了,当女儿凯蒂长大之后,该如何与她诉说:

  “凯蒂,?#24403;?#20154;生的所有体验,包括生与死、爱与失去,都是我们要经历的。

  生而为人,我们会经历各种苦难,它们会一直伴随我们的生命。

  而当我们一起面对苦难,而不是选择逃避的时候,

  生命不会消亡,反而会得到?#30001;?/strong>。?#20445;╓hen we approach suffering together, when we choose not to hide from it, our lives don't diminish, they expand. )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澳洲幸运开奖公正吗
<cite id="t1nxb"><video id="t1nxb"></video></cite>
<cite id="t1nxb"><span id="t1nxb"><menuitem id="t1nxb"></menuitem></span></cite>
<cite id="t1nxb"></cite>
<ins id="t1nxb"></ins>
<cite id="t1nxb"></cite><cite id="t1nxb"><span id="t1nxb"><menuitem id="t1nxb"></menuitem></span></cite>
<var id="t1nxb"></var>
<cite id="t1nxb"><span id="t1nxb"></span></cite>
<var id="t1nxb"></var>
<cite id="t1nxb"><span id="t1nxb"><var id="t1nxb"></var></span></cite>
<menuitem id="t1nxb"></menuitem>
<cite id="t1nxb"><video id="t1nxb"></video></cite>
<cite id="t1nxb"><span id="t1nxb"><menuitem id="t1nxb"></menuitem></span></cite>
<cite id="t1nxb"></cite>
<ins id="t1nxb"></ins>
<cite id="t1nxb"></cite><cite id="t1nxb"><span id="t1nxb"><menuitem id="t1nxb"></menuitem></span></cite>
<var id="t1nxb"></var>
<cite id="t1nxb"><span id="t1nxb"></span></cite>
<var id="t1nxb"></var>
<cite id="t1nxb"><span id="t1nxb"><var id="t1nxb"></var></span></cite>
<menuitem id="t1nxb"></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