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告别当当 转战区块链

李国庆告别当当 转战区块链
2019年02月21日 00:36 新京报
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资料图片/视觉中国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资料图片/视觉中国

  在当当网即将成立20周年之际,创始人李国庆却决定离开去追梦。

  2月20日,李国庆发出公开信,“在经历过无数人生巅峰之后,步入互联网的中场战事,我决定又一次启程,去再度追梦。”李国庆助理告诉新京报记者,李国庆离开当当后将担任CRYSTO公链生态旗下DAPP CEO。

  虽然已经离开当当,但李国庆仍持有当当的股份。李国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33322;?#21069;五天,他腾出自己的办公室?#32479;?#20301;,只带走了那辆开了八年的车。

  李国庆是一个非典型的企?#23548;搖?#22312;亚马逊腾讯等巨头向当当抛出橄榄枝时,他选择拒绝;在电商行业掀起价格战之际,当当可能是国内烧钱力度最小的电商?#25945;ǎ?#36825;让当当错过了成为比肩阿里京东的机会。

  进入“俞渝时代”的当当,仍继续努力开拓?#38469;?#30005;商市场的边界。当当网副总裁陈立均此前表示,今年当当要联合出版社成立反盗版联盟。他透露,与海航擦肩而过后,当当亦会考虑登陆A股或港股等资本市场。

  愉快“出走”

  不如彻底外部创新

  对于离开当当网的原因,李国庆在公开信中称,“这三年新业务的经历,?#26790;?#23545;投资和创新有了全新的思考,与其在成熟大?#25945;?#20869;部创新,不如彻底外部,因为心理学告诉我们:‘改造?#20154;?#36896;?#36873;?#20063;是我这次愉快‘出走’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在海航收购当当网的交?#23383;?#27490;后,李国庆就曾表达过类似观点。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最?#31456;?#25481;当当是一个摆脱束缚的决定,他认为改造?#20154;?#36896;难,那?#36879;?#33030;重新塑造,?#20843;?#20197;这样,我拿一?#26159;?#25105;可以做一个全新的项目,当然还是文化和教育类。”

  在当当与海航的交易告吹后,李国庆主动提出离职,并在今年?#33322;?#21069;交出办公室?#32479;?#20301;。

  “国庆其实已经淡出当当管理层有三年多了,当当不是外界所想的夫妻店,这个认知是有误区的。”1月9日,当当网副总裁陈立均向记者表示,李国庆退出当当管理层是“两个人商量跟我们选择的结果”。他透露,俞渝是董事长,她领导高管团队决定大政方针。

  当当网也在2月20日发出公告,称从2019年1月开始,李国庆不再担任当当网的任何职务,仍是公司股东,董事长俞渝兼任公司CEO,当当网的日常管理决策由俞渝带领公司高管完成。

  从持股比例来看,俞渝的确是目前当当的实?#25910;?#26435;者。2010年当当赴美上市时,李国庆持股38.9%,俞渝持股4.9%;如今公司?#25509;?#21270;后,俞渝持股已经飙升至64.21%,为当当第一大股东,李国庆持股比例?#38470;?#33267;27.5%,为第二大股东。

  创业新方向

  区块链+读书会前景如何?

  离开当当后,李国庆将担任CRYSTO公链生态旗下DAPP CEO。李国庆早前在接受媒体采访?#26412;?#36879;露,自己正在CRYSTO中探索“内容产业+区块链”。

  CRYSTO的官方微博显示,CRYSTO是为全球无形资产提供的垂直公链,为无形资产产业提供版权确权、版权保护、分发定价、权益证券化、商业化等多项服务。著名华裔物理学家张首晟创立的丹华资本是CRYSTO的重要投资人之一。

  工商资料显示,去年年底李国庆与马铭泽成立了水晶区块链科技(海南)有限公司作为CRYSTO的运营主体,该公司的董事长兼CEO为马铭泽,其持股为60%,李国庆持股25%。

  公开资料显示,马铭泽原是当当文化产业公司董事长,按照李国庆的说法,他原来在当当做无线事业部总经理,主要管理技术和市场。

  在担任DAPP CEO后,李国庆的第一步工作是成立读书会。他透露,读书会计划先做10个分会,然后在此基础上让各?#21453;?#20154;组织自己的读书会,形成更加庞大的读书会。

  据了解,读书会的运营主体是文旗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工商资料系统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8月28日,法定代表人?#36947;?#29599;,马铭泽为控股股东,持股60%,李国庆并不持有该公司股份,不过其助理向记者表示,实际上李国庆持有该公司的股份,目前工商资料正在变更中。

  对于读书会的商?#30331;?#26223;,李国庆持乐观态度,2月20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读书会第一年的会员收入有望达到1亿元,第二年和第三年的目标分别为3亿和10亿元。

  在李国庆看来,出版社作为中间供应商对读者的需求反应迟?#28023;?#22240;此他希望利用区块链技术直接链接读者和作者。他表示,自己从前年开始就一直研究区块链,直至去年才投资CRYSTO。

  通过区块链,李国庆认为可以利用可溯源的特点打击盗版行为,对版权进行确认、登记和保护。“区块链给我带来的启发是,少点对资本的依?#25285;?#23569;点对创始人的依?#25285;?#24590;么能够让内容的创建者、筛选者、分发者和使用者都有挣钱的机会,都有权利参与?#25945;?#35770;。”

  多次错失

  拒绝了腾讯,现在看“有点后悔”

  作为国内电商领域的昔日龙头,当当曾是行?#36947;?#30340;佼佼者。1999年,李国庆、俞渝创立当当网,在当时?#21592;?#23578;在摸索、京东未转型电商前,当当的自营电商模式令人瞩目。在2000年至2006年期间,当当网先后完成三轮融资,合?#24179;?#39069;达到4400万美元,这在当时已经是天文数字。

  自营模式+中国市场,当当被视作是“中国亚马逊?#20445;?#20063;因此在2004年获得亚马逊的青睐,后者希望以1.5亿美元的高价收购当当70%到90%的股份。

  但在意公司控制权的李国庆和俞渝并不同意。2010年12月,当当在美国上市成功,成为中国首家在美上市B2C网上商城,上市当天市值超过23亿美元。次年1月,当当市值一度超过26亿美元,这是公司上市后的最高水?#20581;?/p>

  后来,当当在2013年错过了百度的入股,2014年又再错过腾讯的注资,继而失去了追赶阿里和京东的时机。李国庆透露,当时当当坚持中立,当当高管集体投票最终决定不站队。

  “其实当初在京东接受腾讯投资之前,我们拒绝了腾讯的投资,现在看可能有点后悔。”李国庆表示。

  2015年7月,当当提出?#25509;?#21270;计划,并于次年9月退?#23567;?#30005;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当当?#29992;?#22269;退市后也曾想回归A股,但无奈A股的上市门槛相对?#32454;擼?#24403;当的发展潜力和盈利有限,再加上有京东、阿里等强大对手,实现单独上市已几乎不可能。

  2018年4月,海航科技披露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计划通过发行股份以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初步?#20048;?#20026;75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俞渝和李国庆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共16.49%。

  陈立均表示,当当选择海航是看重其8000万的用户,以及其全球供应链能力,包括遍布各地的免税店。“当当是线上的,而(海航)这些?#38469;?#32447;下资源,我们想把这个场景结?#25472;?#26469;。”他表示,交?#23383;?#27490;对当当本身没有影响,在收购过程中公司是正常运营的。

  对于下一步的计划,陈立均表示当当现在没有刻意去接触谁,但是如果有人上门公司也不拒绝。“我们现在考虑的A股、港股?#38469;?#36873;择”。

  后李国庆时代

  没有负债,将组建反盗版联盟

  作为国内最早的自营电商?#25945;ǎ?#24403;当在电商行业日新月异的变化中未能抓住行业发展的趋势,错失了几波转型机会。在品类选择方面,当当多年来一直坚守?#38469;?#24066;场,虽然曾试图增加品类和向第三方商家开放,但当当的?#38469;?#25910;入一直稳定在60%以上。与3C、服装、美妆等品类相比,?#38469;?#24066;场的规模有限,而且线上化率已超过60%,很难再有上升空间。

  其次是在仓储物流上,不愿烧钱的当当未能建立足够优?#39057;值?#20140;东、苏宁的进攻,虽然公司在全国多地建立仓储中?#27169;?#20294;配送使用的是社会化物流服务,这导致配?#36864;?#24230;和效率上低于竞争对手,从而造成用户流失。

  曹磊表示,当当的商?#30340;?#24335;太滞后,在新型电商模式和业态上又缺乏布局,“这是影响大资本进入的一个核心问题。”

  他认为,当当在现有的核心业务技术上很难做大的拓展和提升。“垂直电商多元转型的理想状态是,能够串联起有效的闭环,建立小型生态圈,从而形成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割裂的状态只会导致?#24335;?#21644;注意力的分散。”

  2016年退市后的当当未再主动公布财务数据,但经营状况比外界想象中要好。根据海航科技拟收购当当时披露的财务情况显示,2017年当当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03.42亿元和3.62亿元,较2016年分别增长14.27%、200%。

  对于当当的经营现状,陈立均透露,当当2018年实现一百多亿销售,GMV大约为150亿至160亿,四亿多利润,公司?#20013;?年盈利,没有任何负债。

  在与京东、天猫的较量中,陈立均强调当当不主动发起战争,“但是如果别人去挑这个战争,作为行?#36947;?#22823;我们也决不手软。”他认为,这个行业的存亡关键已经不是所谓的竞争,而是盗版。

  陈立均表示,今年当当计划牵头成立反盗版联盟,建设白名单制度,同时投入?#24335;?#24110;助出版社打假。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实习生 王浩然

当当李国庆俞渝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